燃气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燃气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为什么阳顶天能做明教教主看看别人怎么评价他的

发布时间:2021-01-07 18:13:37 阅读: 来源:燃气阀厂家

为什么阳顶天能做明教教主,看看别人怎么评价他的

阳顶天是金庸小说《倚天屠龙记》中的人物,明教第三十三任教主,在金庸第一版《倚天屠龙记》中名为“杨破天”。

阳顶天在小说《倚天屠龙记》中未正式出场,而是以回忆的形式出现。阳顶天执掌中土明教二十余年,在位期间将中土明教治理的十分兴盛,并拒绝明教波斯总教的降元命令,怀有驱除鞑虏之宏愿。阳顶天武功高强,将明教镇教武学「乾坤大挪移」修炼至第四层,是当时明教乃至武林的绝顶高手。

阳顶天在修炼「乾坤大挪移」时发现妻子与“混元霹雳手”成昆私通,后因走火入魔死于明教光明顶秘道之中。

圆真笑道:“各位此时后悔,已然迟了。当年阳顶天任魔教头子

之时,气焰何等不可一世,只可惜他死得早了,没能亲眼见到明教的惨败。”周颠怒骂:“放屁!阳教主倘若在世,大伙儿听他号令,你这贼秃会偷袭得手么?”

圆真森然道:“当年阳顶天武功高出我甚多,别说当年,只怕现下我仍然及不上他当年的功力……”

只听圆真又道:“那时我见阳顶天脸色变幻,心下也不免惊慌。我师妹知他武功极高,一出手便能致我们于死地,说道:‘顶天,这一切都是我不好,你放我成师哥下山,任何责罚,我都甘心领受。’

阳顶天听了她这句话,摇了摇头,缓缓说道:‘我娶到你的人,却娶不到你的心。’只见他双目瞪视,忽然眼中流下两行鲜血,全身僵直,一动也不动了。我师妹大惊,叫道:‘顶天,顶天!你怎么了?’”

明教自前教主阳顶天暴毙,统率无人,一个威震江湖的大教竟闹得自相残杀、四分五裂。置身事外者有之,自立门户者有之,为非作歹者亦有之,从此一蹶不振,危机百出。

当下众人传阅阳顶天的遗书,尽皆慨叹,说道:“那料到阳教主一世神勇睿智,竟因夫妇之情而致走火归天。咱们若得早日见此遗书,何致有今日的一败涂地。”

殷天正

殷素素道:“我爹爹昔年跟我说道,他一生所钦佩的人物只有两位,一是明教阳教主,他已经逝世,此外便只是尊师张真人。连少林派的‘见闻智性’四大高僧,我爹爹也不怎么佩服。

明教余人

说不得道:“本教过去的是是非非,便再争他一年半载,也无法分辩明白。周颠,我问你,你是明尊火圣座下的弟子不是?”周颠道:“那还有甚么不是的?”说不得道:“今日本教大难当头,咱们倘若袖手不顾,死后见不得明尊和阳教主。你要是怕了六大派,那就休去。咱们在光明顶上战死殉教,你来收我们的骸骨罢!”

铁冠道人插口道:“倘若阳教主在世,咱们将六大门派打得服服贴贴,何愁他们不听本教号令。”周颠哈哈大笑,说道:“牛鼻子杂毛放的牛屁更是臭不可当,阳教主倘若在世,自然一切都好办,这个谁不知道?要你多说……啊哟……啊哟……”他张口一笑,气息涣散,幻阴指寒气直透到心肺之间,忍不住叫了出来。

张无忌

张无忌心想:“原来明教的总教在波斯国。这阳教主不肯奉总教之命而降元朝,实是极有血性骨气的好汉子。”心中对明教又增了几分钦佩之意。

杨逍

杨逍、韦一笑等相互对望一眼,均想:“教主内力之深,实是骇人听闻,当年阳教主在世,也是远有不及。看来今日之战,本教可操必胜。”

杨逍道:“天下百姓苦难方深,人心思变,正是驱除鞑子、还我河山的良机。昔年阳教主在世,日夜以兴复为念,只是本教向来行事偏激,百年来和中原武林诸派怨仇相缠,难以携手抗敌。天幸张教主主理教务,和各派怨仇渐解,咱们正好同心协力,共抗胡虏。”

韦一笑

韦一笑长声一叹,说道:“阳教主派逍遥二仙排名在四大法王之上,确是目光如炬。这等计谋,甚么鹰王、蝠王,都是想不出来的。”范遥道:“韦兄,你赞得我也够了。”

龙王

金花婆婆道:“谢三哥,你还记得‘四大法王,紫白金青’这八个字么?想当年咱们在阳教主手下,鹰王殷二哥,蝠王韦四哥,再加你我二人,横行天下,有谁能挡?”

谢逊

阳顶天

谢逊“嗯”了一声,仰头向天,出神了半晌,缓缓说道:“二十年前,那时明教在阳教主统领之下,好生兴旺。”

“过了半年,有一天海外灵蛇岛来了一人,自称姓韩,名叫千叶,是阳教主当年仇人的儿子,上光明顶来是为父报仇。众人见这姓韩的青年貌不惊人,居然敢独上光明顶,来向阳教主挑战,无不哈哈大笑。但阳教主却神色郑重,接以大宾之礼,大排筵席的款待。宴后向众兄弟说起情由,原来阳教主当年和他父亲一言不合动手,以一掌‘大九天手’击得他父亲重伤,跪在地下,站不起身。当时他父亲言道,日后必报此仇,只是知道自己武功已无法再进,将来不是叫儿子来,便是叫女儿来。阳教主道,不论是儿子还是女儿,他必奉让三招。那人道:招是不须让的,但如何比试,却要他子女选定。阳教主当时也答允了。事过十余年,阳教主早没将这事放在心上,哪知这姓韩的竟然遣他儿子到来。”

“众人都想:善者不来,来者不善,此人竟敢孤身上光明顶来,必有惊人的艺业,但阳教主武功之高,几已说得上当世无敌,除了武当派的张三丰真人,谁也未必胜得他一招半式。这姓韩的能有多大年纪,便有三个五个同伴齐上,阳教主也不会放在心上。所担心的只是不知他要出甚么为难的题目。”

“他此言一出,众人尽皆惊得呆了。碧水寒潭冰冷彻骨,纵在盛暑,也向来无人敢下,何况其时正当隆冬?阳教主武功虽高,却不识水性,这一下到碧水寒潭之中,不用比武,冻也冻死了,淹也淹死了。当时圣火厅中,群雄齐声斥责。”

渡厄

“大师想必识得阳教主了?”

黄脸老僧道:“自然识得。老衲若非识得大英雄阳顶天,何致成为独眼之人?我师兄弟三人,又何必坐这三十余年的枯禅?”这几句话说得平平淡淡,但其中所含的沉痛和怨毒却显然既深且巨。张无忌暗叫:“糟糕,糟糕。”从他言语中听来,这老僧的一只眼睛便是坏在阳顶天手中,而他师兄弟三人枯禅一坐三十余年,痛下苦功,就是为了要报此仇怨。这时听得大仇人已死,自不免大失所望了。

写作指导

聚培训网

初一年级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