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气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燃气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如果你把Snapchat仅归类为色情应用的话你会错过它给移动照片通讯领域带来的巨

发布时间:2021-01-22 04:14:57 阅读: 来源:燃气阀厂家

科技媒体的其中一个使命是发现趋势,但是看看媒体最近对 Snapchat的报道,一味抓住“色情应用”这个噱头不放。确实,会带来不错的点击,但是却没有尽到媒体的职责,在Snapchat身上有更多趋势性的东西值得关注。为此,国外科技网站Pandodaily创始人Sarah Lacy近日 撰文写了她从Snapchat身上看到了什么。

先给还那些不知道Snapchat的读者普及一下:

Snapchat是2011年9月由两个斯坦福大学学生共同创建的照片分享应用。它最奇特的地方在于上面所有的照片都有一个1到10秒的生命期,用户拍了照片发送给好友,然后过了几秒钟便自动删除,之后他人无法再查看。由于这有趣的限制,促使很多人会发一些充满暧昧、挑逗的照片,而这些在其他应用或社交网络上很难看到的照片也吸引着大量的用户天天去刷Snapchat。

就是这样一款简单的照片应用,增长势头却非常惊人,APP Store排行已经挤进了前20,摄影类排行更挤进前3,仅次于Youtube和Instagram,而且目前Snapchat上每天分享的照片数量已经和Instagram相当。不仅如此,在投资者眼中Snapchat也是一个香饽饽。 800万美元的投资对于一个照片应用来说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

仅仅满足了用户一个非常简单的甚至有些轻浮的需求,为什么却能获得用户和投资人如此强烈的反响?

事实上,互联网的很多很牛逼的创造,比如Facebook、Twitter,最开始也只是满足用户最简单、最原始,甚至有些轻浮的需求。Facebook在很长一段时间都被认为是大学BBS,大学生们在那里逐渐获得“成长”;Youtube开始只是一个用视频秀自家小猫的地方;Instagram开始只是为了给照片加上复古效果;Twitter开始只是让你告诉其他人中午都吃了些什么。

所有这些看上去都很轻浮,没什么实际价值。但是,一些核心用户用久了之后会慢慢探索出这些服务的真正价值所在。而那些一开始嫌弃这些服务的势力者最后也会悄悄坐下来享受这项服务,并假装从一开始就看好了。

的确,Snapchat创立之初似乎确实是给用户发色情照片用的。但是随着时间推移,用户会为Snapchat探索出更多使用场景。创始人Evan Spiegel就表示,目前还未具体统计用户用Snapchat发色情照片所占的百分比,但他相信这个比例会很小。Snapchat一个越来越广泛的应用场景是父母用它来和自己正在上大学的小孩沟通。因为照片是即时销毁的,孩子们因此也不会太反感家长们通过Snapchat参与他们的大学生活。父母们简直爱死这款应用了,因为打电话、发邮件办不到的事,Snapchat能办到。通过它父母能够了解孩子在哪里,都在干什么。

另外,从理论上讲,Snapchat确实有其区别于Facebook、Twitter、Instagram的使用价值的。在很多场景下,我们是不愿意用前面3个应用分享照片的而是更愿意用Snapchat。就我来说,我刚生完孩子的照片绝对不会想分享到Facebook上,但是分享到Snapchat上我是愿意接受的。我可不想让大家随时都能看到我狼狈的样子,但是这份喜悦我又第一时间想分享出去,Snapchat的确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说这么多,我不是在预言Snapchat最终也会加入Facebook、Twitter的行列。

想把一个大胆的想法变成一个实际的公司需要运气和执行力。而且目前Snapchat只有5个人,5个人还是在联合创始人Evan Spiegel父亲的一套房子里工作。虽据说目前估值已经到了5000万美元,50万美元的天使融资已经拿到手了,800万美元的A轮融资也已经敲定了,但这只能说明他们很棒的想法给了他们一个很漂亮的开始。未来会发展成什么样还是未知数。

比如在未来,Snapchat就可能面临任何一个社交网络都会存在的问题——用户黏性。Snapchat用户族群的年轻化既是一件好事,也可能成为一个诅咒。青少年和大学生是一个多变的族群。过去有过这样的例子——LikeALittle。它曾经是投资者眼中的“下一个Facebook”,现在却已经销声匿迹了,据说还曾经历过两次转型。

别再纠结Snapchat本身的发展,我想强调的是:透过Snapchat用户需求的暴增现象,我们能够窥视到一些新的并且深刻的东西。而一旦技术和通讯领域出现了新变化,这意味着又有大生意了。

知道为什么那么多VC争先恐后想投Snapchat吗?关键还是看到了Snapchat上惊人的照片分享量。每天有5000万张照片在Snapchat上被分享,和Facebook每天3亿张的照片分享比起来一点也不逊色,要知道Facebook后面可是有10亿的用户基数啊。

当数字到达一个规模的时候它就不仅仅只是数字了,因为它正在改变我们的生活。要积累起每天5000万的分享量,必须每天有大量的人在刷Snapchat。我敢保证,有了Snapchat,学生们在厕所门口排队的时间都加长了。

从这个角度讲,Snapchat真正让人们动起来了。但是,事实上,人们早该动起来了。

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使得我们照片分享的成本大大降低。口袋里揣着的手机让我们走到哪里都能拍张照分享出去,但是人们还是不太愿意动起来拍照片。

为了让人们能够动起来拍照片,开发者是无所不用其极,比如微型自动相机 Memoto。一个月前,Memoto成了Kickstarter上的明星,上线不到10小时,筹款10万美元,远超5万美元的预期。这个像小盒子一样的微型自动相机能够方便的被夹在衣服上,进行1分钟2张的自动拍照,记录你的生活。Pandodaily另一作者Hamish McKenzie认为Memoto的诞生是我们增强记忆的一种新方式。你和爱人第一次的遇见、事故发生前你和爱人最后一次的拥抱,这些事前意识不到的珍贵瞬间都可能因为Memoto的存在而被幸运地记录下来。

就是这样一种吸引力使得人们愿意接受这种被动拍照方式。但是即使Memoto让大家动起来拍照了,但是分享的问题还没解决。珍贵瞬间毕竟是少数,剩下的大多是很多无意义的照片,而且大家也不一定愿意分享。或者说,在分享之前会考虑再三,使得分享出去的内容少,而且都被包装过。为什么大家在分享前总会有迟疑呢?因为分享是有成本的。

人们分享照片有两种成本,技术成本和心理成本,技术成本可以靠技术解决,但心理成本源自越来越真实的社交网络,解决起来就。。。

技术成本比如分享照片速度慢,耗流量等。其实这些问题比较好解决。比如Snapchat的照片分享速度就比一般的应用快10倍,另外照片也可以压缩后再分享。但是,越来越真实的社交网络给想分享照片的人造成了极大的心理负担。我们在Facebook、Twitter上是有身份的,在上面说过的话、分享的照片都被被我们现实生活中的父母、同学、同事、老板看到。我们在考虑这些可能影响时,也失去了很多乐趣,丢失了完整的自己。越来越真实的社交网络到最后还是留下的一个个不真实的自己,有些讽刺。

有些很流氓的网站甚至想法设法让别人能够了解一个“真实”的你,比如Unvarnished(后来改名叫做)。它允许匿名用户在你的LinkedIn主页上进行留言,试图让那些生活中认识你的人来无负担的对你品头论足。挺可怕的一个网站,后来关了。

总之分享是会给我们造成负担的。而Snapchat的这种做法使得我们对分享内容有了更多的控制,负担变少,分享前的思考也就变少了,相应地,分享即时性、全面性也就增加了。Spiegel认为,Snapchat重塑了通讯的即时性,同时他希望通过这种低负担的分享能够让用户呈现一个更真实的自己。目前,Snapchat准备利用他们的模式 进军视频领域,让用户分享10秒即销毁的视频。

弑沙天下

真封神外传

梦幻少侠官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