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气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燃气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窝窝团拉手与美团抢夺中国团购第一股

发布时间:2020-02-14 08:23:00 阅读: 来源:燃气阀厂家

Groupon提交IPO申请的消息,让中国团购网站神经紧绷,步伐加快。目前,拉手网CEO吴波已心急火燎赶往美国,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吴波此次“美国之旅”以及该公司近期任命新的CFO,与筹备海外上市有关。

拉手迄今融资总额已达1.7亿美元,冲刺“中国团购第一股”几乎是功德圆满,却冷不丁被窝窝团成功阻击。日前,窝窝团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已经成功获得了鼎晖、天佑、清科等多家机构战略投资,预计融资规模约为2亿美金,并且同步启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程序,当天的发布会还请来了纳斯达克亚太区总裁和中国区首席代表助阵,“以示靠谱”。

坊间还盛传,美团网也在紧锣密鼓地尝试上市。毫无疑问,中国团购网站“争夺第一股”的顶级较量已经开擂,在这场“一战定江山”的战役中,谁动了谁的奶酪?

争夺“第一股”

福布斯曾经对中国团购市场现状做出评论,“在疯狂融资的助推下,上市已经成为团购企业的最大目标。”在这里头,中国第一家引入风投注资的团购网站拉手网,被公认为“疯狂一跳”的样本。

在拉手的战略布局上,第三轮融资被看作上市前的最后一次融资,其CEO吴波先前曾表示,“拉手网的C轮融资将在2011年6月份开始启动,计划两年(到2012年)内上市。”而事实却是,拉手将C轮融资提前到今年4月,暗地里也加快上市进程。

市场人士纷纷猜测,拉手阵脚大乱,应该与窝窝团这匹团购“黑马”的出现有莫大的关联。在今年3月以前,窝窝团一直在主流视野之外,低调而快速扩张。窝窝团CEO徐茂栋告诉记者,“2010年11月,我收购窝窝团的时候,只有80个人,而现在的团队已经扩张到5000多人,并且成功地完成了全国大约30个本地最大的地方性团购站的收购。”

如此一来,“从交易量、注册用户数、每天的访问量几个纬度来看,窝窝团绝对是第一的。”徐茂栋说,中国团购行业的发展形式可以概括为两种路径:一种是投入大量资金打市场品牌和口碑形象;另一种是大举收购,扩大市场。窝窝团选择的是后者,“不烧钱并不代表我们没钱,只是我们一直在积蓄弹药。”

现在,窝窝团突然扯起“IPO大旗”,令业界瞩目,也令竞争形势对拉手极为不利。近日在微博上炸开的一条“内幕”消息,更是可以看出拉手“被肢解”的压抑:“2011年5月19日,拉手华东大区总经理及重庆、南京、杭州、苏州、无锡、常州、江阴所有城市经理及全体核心骨干200多名加入窝窝团大家庭。”

口水之争拉手争夺中国团购“第一股”,眼看快煮熟的鸭子在最后一刻竟然要飞走,这显然是投资人不愿意看到的。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忍不住亲自跳出来说,互联网企业一般都要经过三四轮融资以及较充分发展后才会考虑上市,“首轮融资数额尚且模糊不清,窝窝团搞上市启动仪式大有炒作嫌疑。和拉手网等领先者比,窝窝团规模太小。”

作为拉手网的投资人,朱啸虎贬低竞争对手的急躁心情可以理解。不过,窝窝团CFO吴明东宁可倒过来看问题,“互联网行业是一个发展非常快速的行业,现在启动IPO比网易启动IPO晚很多,网易启动IPO规模比我们(窝窝团)还要小。启动IPO,最重要的是建立窝窝团的品牌,能够更好、更全面地给消费者提供服务,能够让优秀的机构投资者加入到我们这个团队中来。”

这种判断并非毫无道理。“事实上,到纳斯达克上市,并无企业盈利的硬性要求,即便还在亏损中的‘优酷’,仍然可以在资本市场上获得不俗表现。”在著名互联网专家、隆文互动营销研究院院长于明看来,团购企业只需营业规模过亿,在全国范围的城市布局基本落定,并能通过模式创新获得“特定资源”,便可借助资本的力量“一飞冲天”。

进一步说,“中国整个团购行业的营收状况尚未明朗,包括拉手、美团在内的知名团购网站融资‘水分’也一直被业界诟病。反倒是‘城市布局’更能看出各家团购企业的实力。”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分析师吴雪飞对南都记者如是分析。

共享的终极角力从“圈城”角度看,窝窝团和拉手网这两家企业已在全国一百多座城市组建了自己的销售、客服等渠道体系,算得上“棋先一步”。

只不过,窝窝团的“地面推进”战术是靠“整合战车”驶出;而拉手网则是通过“融资—加盟”模式来扩张;美团网由于创始人王兴的关系,有着先天的社交优势,很多城市站点并无地面人员跟进,仅靠“流量”来拓展。

于明告诉南都记者,“加盟”的好处是“节省资金”,缺点是“管理松散”,难点是“团购网站的品牌号召力要足够大”。而靠“流量”增加一个城市网页,不是真正的“安营扎寨”,后续营销、服务会很难跟上。“整合”的通常做法是并购,或者注资成为“散团”股东,表面看“耗资大”,实际产生的后发威力却不可小窥。“比方,北京一家本土团购网能够低价拿到‘故宫’门票,与这样的商友合作,不仅能够共享销售利益,更能通过这类‘战略资源’形成产业壁垒。”

事实的确如此,“收购30多家本地最大团购网站,只是公司‘整合’策略的一环,我们还筹建了大型‘交互式平台’,这个平台会向所有的本地化服务商家开放,集结所有社会力量一起创业。”窝窝团高级副总裁韦京汉告诉南都记者,窝窝团打造的是团购“沃尔玛模式”,未来,消费者购一张电影票,可能可以直接在影城上选座位,而交付、结算、质量控制、服务,都是由窝窝团来承担。

这意味,如果简单复制G roupon的模式,并不能突破“团购”行业忠诚客户较低、黏性较弱的局限性,而通过“资源共享”,给用户和产业创造新价值,这才是窝窝团的“凶猛”所在。

更为灼人的是,窝窝团已承诺给所有骨干员工发放期权,徐茂栋说,“窝窝团是靠自己的资金创立起来的,不像其他互联网公司,股权已经被风险投资商稀释得很少,而且还有各种条款限制。第一轮发的期权大部分是大股东拿出来的,到今天为止,公司已经报到的所有骨干都拥有公司的期权。”

这样,徐茂栋完全有理由放出豪言壮语:“窝窝团肯定是中国第一个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团购公司,但是也不是最后一个。”

广州工商税务咨询

广州工作签证续签

中山工作签证续签

中山筹划税务专业